欢迎您来到西南大学保卫处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反邪之窗
貌似宗教远非宗教的“门徒会”
发布时间2015-05-04 10:36:11     作者:政保科    浏览次数: 次

改革开放20年是中国宗教的黄金时期,这是中国宗教界人士对目前中国宗教状况的基本评价。随着我国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宗教活动正常化,广大信徒心情舒畅。但与此同时,异端邪说和邪教活动也在一些地方泛起,有个别心怀叵测的人,打着宗教的旗号,却篡改教义,利用迷信,蛊惑人心,骗取信教群众的信任,干着违法乱纪的勾当。

门徒会就是这样一个貌似宗教远非宗教的非法组织。

  为什么加入门徒会

  门徒会80年代由季三保创立的,自称为基督教授,早期活动主要集中在川、陕、鄂交界的山区,那里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门徒会鼎盛时期信徒不下30万,它所到之处,给当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都带来了极大影响。有些农民轻信了其说教后,无心从事生产劳动,一心等待上帝的恩赐;还有些人借此机会欺诈作伪,骗人钱财,甚至奸污妇女,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它一面搞气功疗法祷告治病,一面想先夺人心,后夺政权。但是,门徒会一开始并不暴露出自己的政治图谋,在发展新会员时,只是强调信教能带来多少好处。因此,甚至一些村干部和党员也曾被骗入教。

  有关学者曾专门到门徒会一度活动最猖狂的重庆市巫山县官阳区的庙堂乡进行社会调查,记录了部分农民为什么加入门徒会的想法:

  有一人说,“1990年,一个卖衣服的商人在我家寄宿,给我讲起信教的事。他说世上要大乱,只有信耶稣大神才能活命,还说信教后神可以给我们赐福,田里的庄稼不施肥也有好收成,六畜兴旺,有病只要一念经就好,没病念经身体也能强壮。我想反正信了也没害处,就信了。

  另一人说,我脚有病,(治病)花了不少钱。他们说信教可以治病,我就信了。他们还说表示心诚就要多传福音,让人多信,不然就不灵,我传了十几个,他们就让我做了执事(教会骨干)。

  还有一人说,他们说信教可以逃过1999年的天灾,只要一念经,洪水、疾病都不能靠近你,以后耶稣从天上降下来,世上归他管,现在要多传福音,传得越多,级别越高,今后得到的生命粮也就越多。到时候别人没吃的,我们饿不死。

  还有一人说,传福音的人说,信了神以后,屋里可以发光,家里没有老鼠。劫难马上就要到了,只有信神才能躲过去。

  从上面一些门徒会普通信徒的话中,不难发现他们都是在传福音的人的怂恿鼓动下,为了获得切身利益,而匆匆加入了门徒会。至于彼岸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灵魂救赎究竟为哪般之类的问题,他们显得漠不关心,更不像门徒会的组织者那样老是盘算着如何与人民政府周旋。普通信徒更关心的是庄稼收成好坏,身体健康与否。在他们心目中,基督教甚至成了招财进宝的工具,驱鼠照明的法宝。

  门徒会正是抓住了农民们的这种心理状态,反复强调、大肆渲染参加门徒会后的实惠,如庄稼不施肥也可以有好收成家里没有老鼠等等。尽管此类说教离奇荒诞,但很多病急乱投医者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也就加入了门徒会

  门徒会为了让农民相信信教能治病强身的说教,在信徒聚会时,别有用心地安排两件例行的事。一件事是所谓生命粮的收集情况;另一件事就是询问信徒的身体状况,让会员交流信教后健康增进的情况。尽管这纯属无稽之谈,但当人们都异口同声地大谈祷告包治百病时,也就难免有人会信以为真了。

  门徒会的教义属哪宗

  门徒会宣称自己是基督教的一支,以《圣经》为自己的经典。但是,他们却按照自己的意图,随心所欲地对《圣经》进行取舍,对基督教教义进行篡改。在说教布道或发展会员时,他们更多地习惯使用自制的宣传材料,而在这些宣传材料中,处心积虑地融进了自己的歪理邪说。

  门徒会宣扬末世论,描绘了一幅世界末日的可怕景象——“地震、火灾、洪水、洪雹、瘟疫、蝗虫、风暴等将袭击人类,坏人要死光,好人死掉一半。到那时,基督复活于人间,主持末日审判,正义将得到伸张,罪恶将受到惩罚,耶稣将建立千年王国,信主耶稣的人将在那享受永福。在门徒会的宣传材料中还写道,主说,通向地狱的路是大的,门是宽的,但你们不能去那里,你们要走的路是小的,门是窄的,它通向天堂。其意表明:虽然末日将临,但是信教可以得救。神将赐给信徒以生命粮以度过末日之厄运,诚心向神的人,神将赐给他健康,向神祷告可以包治百病。

 传统宗教一般都力求与社会相适应,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改革自身。当代不少传统宗教都积极致力于社会服务。而门徒会教义把我们这个社会说成是一个好人遭殃,坏人得志,黑白颠倒的社会。它仇视政府,仇视社会,号召信徒为进入千年王国积极准备,起来改变现有的制度,并且与政府周旋到底,不要害怕受苦,受苦的信徒半来会得到更大的回报。他们甚至公然造谣1994年将天下大乱。

  门徒会的宣传材料是由其上层骨干分子精心炮制的。他们一方面声称自己是宗教组织,有信仰自由;另一方面也不掩饰其政治图谋,对社会不满,与政府对抗。从表面上看,门徒会的宣传材料包含了大量的宗教内容,似乎是宗教,但只要深入剖析,就会发现,无论从哪个层次上,其宗教内容都不过居于次要的位置,是为特定的政治目的服务的一种工具。他们的目的,正如门徒会公开叫嚣的那样,是先夺人心,后夺政权

  总之,门徒会貌似宗教,却远非宗教,是一个有明确目的的非法政治组织,因而理所当然地被政府明令取缔。

 

 

河北男子加入邪教门徒会 为寻升天之道掐死母亲

孙瑞东弑母犯罪----“门徒会酿成的人间悲剧

面色红润的孙瑞东躺在保定监狱医院的病床上,百无聊赖,不时拿出压在枕头底下的家信和家人寄来的照片翻看。弟弟和儿子在信中告诉他的每一件事,都使他的心灵觉得安慰,同时也滋生着他对家人的思念。快到春节了,他是多么渴望回到亲人的身边啊!

然而,这不可能,他也没有脸面对家人。2005927,他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被他杀害的,竟是生他养他、年老后还多年照顾他生活的母亲。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被他毁了,这是多么令人心痛,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啊!

孙瑞东恨自己不争气,更痛恨把自己推向深渊的非法组织门徒会。如果不是受门徒会的蒙蔽,他怎么会放弃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一心想着升天?如果不是受门徒会的精神控制,他又怎么会亲手杀死照顾自己多年的老母亲,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

多少泪水,才能表达内心的忏悔!多少控诉,才能表达对非法组织的愤慨!

他想健康,想致富,却因愚昧被打着合法旗号的门徒会忽悠了。

承德县三家乡高山营村,是一个位于燕山深处的宁静村落。只有13户人家的村民五组,更是平静而祥和。然而,20049月,随着一名村民的外乡亲戚来到村中住下来,这一切,就渐渐改变了。

外乡人挨家挨户说自己的教主能替人赎罪;加入该教,不仅能消灾避难,而且祈求就得着,不需劳作,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农资、农药,获得丰收;更重要的是,可以进天国,获得永生。

外乡人还说,自己传的是合法的,符合国家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对此,许多人一笑置之。但孙瑞东,不知怎的,竟慢慢被绕了进去,成了一名信徒。

孙瑞东被蒙蔽了!他不知道,这打着合法旗号的组织,就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门徒会。他花十几元钱买来的所谓圣经,也是被肆意歪曲篡改过的,其中的所谓三赎许赎,只不过是门徒会创立者季三保为他自己和妻子自封的灵名

而乡亲们说,孙瑞东之所以被蒙蔽,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孙瑞东17岁时,患过周围多发性神经炎,落下了后遗症,右腿不太利索,多少对生活有些影响。他何尝不想身体健康?他何尝不想发家致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愿望太强烈了,他才被忽悠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好奇和愚昧。村里一个个朴实的乡亲,又有谁相信可以不劳而获

他渐渐骨瘦如柴,晕晕乎乎,却任凭人们怎么劝也不悔改。非法组织门徒会可把我哥哥给毁啦!孙瑞东的弟弟孙瑞祥,对门徒会充满了愤恨。

在他的印象里,哥哥孙瑞东虽说身有残疾,可原本并不懒,在侍弄好几亩地的同时,他种藏红花、养小白蛇,农闲时外出打工,迫切地希望发家致富。可自打加入了门徒会,就彻底变了:开始,他整天看书,不要说出去打工了,连地里的活儿也不上心了;再往后,干脆啥也不干了。2005年春天,看到村里不少人种蘑菇,孙瑞东的家人也开始了尝试,买菌种、搭蘑菇棚,装袋、上架,忙得不亦乐乎,但孙瑞东视若不见,啥也不干。

村里人也慢慢地知道他中了魔怔。孙瑞东虽说中学没毕业,但能写会算,是乡亲们眼里的先生,村里谁家有个婚丧嫁娶,一般都请他去写字帮忙。可后来,孙瑞东对这些事一概不再理会。

孙瑞东在干啥呢?他十分虔诚,严格执行一天只吃二两粮教规,让母亲做饭前先称好粮食。吃饭前,他坚持祷告,还逼着母亲祷告。再后来,他好像忘却了周围的世界,白天很少与外人交流,总是闷坐着出神,有时还痛哭流涕;晚上,他睡不着觉,即使躺在床上,嘴里也在不停地嘟囔啥。2005年春节,家人买了鲜艳的年画贴上,可他却给撕掉,硬要贴上非法组织门徒会的标志。

孙瑞东的体重急剧下降,很快变得骨瘦如柴,还时不时哭哭啼啼,说身上针扎似的难受。家人对此十分着急,几次带他到三家乡中心卫生院看病。可每次,医生诊断一番,都说没啥病,按营养不良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治疗。

为了让孙瑞东摆脱非法组织门徒会的精神控制,孙瑞祥没少劝他,说世上哪有不治病就能好不劳而获的事,可他就听不进去。后来,孙瑞祥跑到传福音者所住的乡亲家里闹,孙瑞东听说了与他吵,说你们不想升天,可别阻止我升天

然而,谁也想不到,孙瑞东会把自己的亲生母亲于凤芹杀害。

他梦见教主说杀四个人就可以升天,便把母亲掐死了。

20056月,当这个消息在高山营村渐渐传开后,全村人开始都深感震惊,继而愤怒。

我哥哥忠厚老实,如果不是受门徒会的精神控制,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虽然母亲去世一年多了,可孙秀芹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她流着眼泪说:我哥哥也是门徒会的受害者,我们强烈要求揪出真正的凶手。

如今伤心的儿女常年在外漂泊,

清醒后的孙瑞东追悔莫及,痛不欲生

孙瑞东的家如今大门紧锁,伤心的儿女很少再回来。儿子结婚了,暂时寄居外地;女儿也在外漂泊。

这曾是一个虽不富裕,但却多么温暖的家啊!孙瑞东的妻子虽然过世,但一双儿女都已成年,常年出外打工,加上孙瑞东的劳作,家庭经济状况还过得去。由他赡养的母亲于凤芹虽然年届古稀,但身板硬朗,帮着挑起做饭洗衣等家务,还经常下地干活儿,给他减轻了不少负担。儿女们从外归来,家里便洋溢着融融的天伦之乐。

什么时候这个家才能重新荡起欢笑声呢?孙瑞东追悔莫及,痛不欲生。

虽然孙瑞东犯下了滔天罪恶,但弟弟妹妹并没有抛弃他。在当地有关部门和保定监狱的努力引导和说服下,他们积极配合做好孙瑞东教育改造的思想工作,并帮着他的一双儿女张罗对象,解除他的后顾之忧。

在监狱中,孙瑞东三次住院治疗,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体重由入狱时的35公斤增加到67公斤。清醒过来的孙瑞东害怕想起过去,可往事历历,又时时噬咬着他的心。他难过,他悔恨,恨自己怎么会犯下这样违反人伦的罪恶!

是非法组织门徒会使我变得禽兽不如,家破人亡啊!说着说着,孙瑞东禁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