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大学保卫处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反邪之窗
辨别防范邪教 构建和谐社会
发布时间2015-05-04 10:37:58     作者:政保科    浏览次数: 次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科学技术在突飞猛进地发展,社会变革日新月异,社会正一步步朝向文明、和谐的方向发展。然而与和谐社会发展极不协调的是,邪教也在暗中滋生蔓延,似一颗毒瘤慢慢地侵蚀社会健康的肌体,是社会进步中的一股逆流,是和谐社会建设中的一个不和谐音符,严重危害了社会的政治稳定。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邪教都不愿暴露自己的邪恶面目,总是喜欢披着宗教、气功等外衣,打着真善忍等旗号来拉拢群众,因此很多人不明白邪教与宗教的本质区别。从公安机关查处的情况看,邪教的信徒大部分是受蒙骗的群众,他们误入邪教的一个最根本原因,就是分不清邪教与宗教的区别。其实,只要抓住三个标准,就能区分邪教与宗教。

第一个标准是看它们的教主是否活着。如果教主还活着,则大体上可以判定它是邪教;如果教主已经过世,则可用其他标准进一步判断。为什么要使用这个看似荒谬的标准呢?因为从历史上看,宗教所信奉的教主都是神或者已经成为神灵的人,而邪教所信奉的教主都是正在世上生活的活生生的个人。另外,宗教的创立者都不把自己奉为教主,而是把天上的神灵或已经过世的人奉为教主。比如,犹太教把耶和华奉为教主,而基督教把耶稣奉为教主。其次,宗教特别强调教主与信徒之间的差别。在宗教里,信徒与神的距离无限大,没有活着的人能够达到教主的高度;而在邪教里,信徒与教主的差距虽然很大,但还是有人在活着时就能达到教主的高度,这就是现任的教主的接班人,未来的教主。这是宗教在超越性高于邪教在教主问题上的反映。

第二个标准是看它如何对待人们急功近利之类的非理性心理。人们信仰某种东西,其最终目的是实现超越。所谓超越,简单地说,就是突破自己的有限性而走向无限。从现象上讲,邪教与宗教的根本区别就体现在实现超越的过程中,如何对待人们的非理性心理。在超越问题上,人的非理性心理集中体现在人总是希望尽快超越人的有限性。宗教和邪教都会利用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但是方法不同。宗教既看到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对自己传播的有用之处,所以强调信在宗教生活中的核心地位,同时也看到这种心理对信徒自身的有害,所以设计各种对治它的方法,教信徒理性地忍耐、在行为中等待。邪教则相反,它把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当作难得的抓住人的机会,并且千方百计地利用,直到把人毁灭而后快。也就是说,人急功近利的心理是非理性的,宗教既利用这种非理性,又用理性来限制这种非理性,使人不至失去最起码的理智。而邪教则紧紧抓住人们的这种非理性,尽力把人们的非理性推到极点,想尽各种办法防止人们恢复理智。

第三个标准是看它们对现世的态度。一个人对现世的态度,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其自己的生命的态度,另一个是对其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的态度。宗教对人的生命的基本态度是尊重,而邪教对生命的基本态度是弃绝;宗教对人世的基本态度是这个世界虽然污浊,但还是此生的唯一活动场所,应当珍惜;而邪教对人世的基本态度则是这个世界已经坏到了极点,应当尽快离开它,到另外一个世界里。佛教要人知道人身难得,应珍惜生命,发扬大乘精神,建设人间净土。法轮功称自己是真正的佛教,却要人舍弃生命,以求圆满,杀子弑父,却说把他们超度到天国,掐死女童,却说除魔。

这三个标准,很容易把握。而且,说到底,它们可以归结为一个标准,这就是道德。就第一个标准来说,宗教不以活人为教主,是要人谦卑;邪教以活人为教主,要人或者在人面前自高自大狂妄,或者在人面前自卑自贱。就第二个标准而言,宗教要人行乎中庸,成为完整的人;邪教则要人狂热、盲信盲行,成为单面的人。就第三个标准来说,宗教教人如何做人,如何过共同的社会生活;邪教则使人不成其为人,要人弃绝他人、弃绝社会。宗教之所以为宗教,是因为它教人以正;邪教之所以为邪教,是因为它以邪害人。根据以上三个标准,就很容易分辨出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新时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必须把维护社会稳定放在重要位置。稳定是和谐的前提和基础,惟有稳定才能发展经济,才能达到社会和谐。而邪教具有严重的现实危害性,不仅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而且严重破坏我国的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对构建和谐社会是一种阻碍和威胁。这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工作。

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有利于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必要的政治保证。邪教组织的存在已严重地影响到我国政权的巩固,给党的执政地位带来了严重的威胁。我们党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中流砥柱,能否有效处置好邪教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我们党执政能力的一种考验。只有解决、治理好我国的邪教问题,才能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党的执政能力提高了,就可以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强大的政治保证。有了党的正确领导和稳定的执政环境,我们一定能把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事业不断地向前推进。

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有利于为构建和谐社会营造良好的环境氛围。邪教组织的所作所为,严重影响了我国的社会稳定,给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带来了许多不安定因素和消极影响。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为了维护社会和政治稳定大局,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这样就能从根本上为构建和谐社会营造出一个良好的环境氛围。

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有利于加快构建和谐社会的步伐。构建和谐社会是我们党在现阶段所确立的重要奋斗目标,是一项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具有长期性、艰巨性的特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有序等都是和谐社会的重要特征。而邪教的本质就是破坏我们的社会制度和建设事业,与构建和谐社会是相冲突相违背的。加强邪教的综合治理工作,可以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加快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加快构建和谐社会的步伐。

综上所述,我们对邪教的危害决不能等闲视之,邪教问题应该引起社会的普遍重视。要从巩固基层政权、维护社会政治稳定的高度,来重视治理邪教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充分认识与邪教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切实把邪教综合治理工作作为一项社会系统工程来抓。与邪教这股蚕食人类灵魂、危害社会的邪恶势力的较量,是新世纪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重要课题。